氧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赵作海称愿指认刑讯逼供者 大儿子嫌政府赔偿少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9:31:53 阅读: 来源:氧气厂家

赵作海称愿指认刑讯逼供者 大儿子嫌政府赔偿少

2010年5月13日上午,河南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给予赵作海国家赔偿及生活困难补助共计65万元,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宋海萍院长亲手交付给了赵作海。

这就标志着,因“故意杀人罪”而冤狱11年的赵作海申请国家赔偿案就此终结。

然而,“赵作海案”带来的仅仅是这65万元吗?

晨报特派记者 张磊

父子相见:12年后的冷漠

5月13日8:00,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杨大庄。

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和姐姐赵作兰都住在这个村庄,由于赵作海最近的名声大噪,他们两人在村庄里也时时被乡亲们包围着。

村头,当一个瘦弱的青年从远处出现的时候,村民们中间哗然一片。“来了,来找他爹了……”

赵西良回来了,从北京来。他是赵作海的大儿子,赵作海被抓的那年,他也离开了家。1天前,赵振举通知他“务必”回来,于是他坐上了5月12日晚上的一班列车。

但是,赵作海却不在,听说又被“政府的人”带走了。这让赵西良有些着急。

由于并不知道赵作海又去做什么了,这让赵振举也十分不安。“那晚那个45万(赔偿金)就不该签,少,我把不让他(赵作海)签,他就是不听!”赵振海说话的时候,赵西良在一旁轻轻地点头。

10:00许,赵振举电话联系上了赵作海,骗他说他姐姐病了,马上回来。1个小时后,赵作海提着香蕉、西瓜出现了。

赵西良坐在大姑家里屋的床上,等着赵作海一步步走过来,他显得很不自然,低着头,但眼睛却不时地瞄向门口。

赵作海在门口站住了,看着床上坐着的年轻人。赵西良抬了抬头,也看着赵作海。

10秒钟,甚至不止10秒钟后,赵作海突然想起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你回来了……”

就在赵作海主动往儿子身边走的时候,赵西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爸。”

赵作海显然听到了这个字,嘴巴张的很大,笑出了声。他说,都十多年不见了,如果不是有心理准备,他还真不敢认了。

父子重逢的场景和想象中不同,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赵作海端来一碗水大口地喝着,喝完他递给儿子一包拆开的烟。赵西良痛快地接过来,点上。事实上,赵作海并不确定儿子会不会抽烟。

赵西良常年在北京做小工,他和两个弟弟以及妹妹平时没有什么联系。“联系不上,各活各的。”虽然身为家中长子,但26岁的赵西良说自己并没有能力在父亲不在的时候照顾弟妹,“我连剪头发的钱都没有……”

赔偿终结:赵作海获赔65万

赵作海说,他一早被“政府的人”接走,是去签一份协议了。

“我刚按了手印,65万。”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纸手写的协议书,上边印着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章和赵作海的两个手印。

赵振举一把拿了过去,仔细地阅读后塞进上衣口袋代赵作海保管。

协议书上写着:“申请人赵作海因错误羁押申请国家赔偿,经协商与赔偿义务机关达成如下协议:

一,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次性支付赵作海国家赔偿金五十万元,生活困难补助费十五万元,两项共计六十五万元。

二,赵作海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撤回赔偿申请。”

赵作海回来之前,他已经从赔偿义务机关代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宋海萍手中接过了65万元人民币。这就标志着,因“故意杀人罪”而冤狱11年的赵作海申请国家赔偿案就此终结。

65万元这个数字显然与赵作海在对不同媒体所说出的100万、120万、150万都相差甚远,但拿到钱之后的他却显得十分平静,“一切听政府安排……”

赵振举和刚刚从北京回来的赵西良则对这个结果十分不满。“不够,不应该签字。看着是不少,但失去自由这么多年,这些钱解决不了问题。”

然而,这个数额却是符合国家赔偿的有关公式的。根据200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所调整的每日国家赔偿金额度111.99元,按照赵作海无辜坐牢11年计4015天算,他所获赔的金额为:4015×111.99元/天=449639.85元。

不过,赵振举觉得此案给赵作海的家庭造成了致命的打击,最重要的是赵家的祖坟都被挖开了,理由有精神赔偿。

至于精神赔偿,今年4月29日刚刚颁布通过的修正的《国家赔偿法》的确有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但是,此修正案要到今年12月1日才会实施,赵作海目前还无从要求精神赔偿。其实,按照现有民事诉讼的精神赔偿数额,一般都不会超过5万元,赵作海即便获得精神赔偿,大约也不会高于这个数字。

关于未来:“死过一次了,啥也不怕……”

5月13日临近中午的时候,赵振举提议赵作海去祖坟上烧支香,“让媒体们录录像”。

但赵作海很十分抵触地拒绝了,“我累了,什么都不想干。”

几天来,不停地接受各路媒体的各种提问,他已经身心疲惫。记者不难看出,这次在协议书上按下手印之后,赵作海对媒体的态度完全变了。“事都铁板钉钉子了,你们采访也没什么用了。”赵振举的想法也同样。

“让我好好休息吧,打算打算以后的事。”说这句话的时候,赵作海看了一眼身旁的赵西良。赵西良则半躺在床上,不停地抽烟。

入狱前,赵作海做的是青菜批发买卖。而如今,种地,似乎成了他对未来生活的唯一念想。他说,自己在还有九亩六分地,这些年一直交给帮助照顾自己孩子的几户村民耕种,如今自己回来了,还是希望能把孩子们找回来,重新靠种地吃饭。而对于这部分赔偿款,他比前几天又有了更细节的规划:“买种子、买肥料,其他的钱给孩子娶媳妇、盖房子,留点自己养老。”

然而,记者之前在单独与赵西良交谈时,他却表示:“在家太乱了,心情不好,不如回北京。”不过得知父亲有意用赔偿金给他规划未来时,他却没有坚持这种想法,但也没有立刻做出别的什么打算。

“孩子们今后去哪我不会管,听他们的意思。我管不着,也没有资格管,是我让孩子们受的苦,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赵作海的眼睛再次湿润,但没有哭出来。他接着又说:“其实造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怨我。我也是被人害的,要怨就得怨那些害我的人。”话说完,他瞟了一眼身旁的儿子。

得知当时的办案人员有两名已被刑拘,赵作海没有表现出过于意外和兴奋。“我也不要求把他们关起来啥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当年打我的那些人,一律都要撤掉,绝不能再继续让他们当警察祸害人了!”他说,当时打他的一共有4、5个人,一个为首的30来岁。如果以后法庭需要他去指正,他会去,但不确定能认出来。

“抛头露面去指正,还怕再受牵连吗?”记者问。

“我死过一次了,啥也不怕……”他说。

商场策划方案

成都活动公司

晚会演出策划

晚会活动策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