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特朗斯特罗姆为何是中国诗人的“亲戚”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9:22 阅读: 来源:氧气厂家

特朗斯特罗姆为何是中国诗人的“亲戚”

2015-03-30 02:08:37   来源:京华时报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去世。我获悉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83岁也算福寿双全,遂很镇静地寻到此前一篇与特翁有关的文章发微信纪念。那篇文章的题目是《特朗斯特罗姆就像中国诗人的亲戚》,是当年特翁得奖时应《珠江商报》编辑朱佳发之约而作,后来我在李少君接受访谈的一篇文章中读到记者这么提问“都说特朗斯特罗姆是中国诗人的亲戚,您怎么看”时,不禁心领神会。

可以说,特朗斯特罗姆是继泰戈尔之后与中国诗人关系最为密切的诺奖得主。这首先归功于北岛,他是特朗斯特罗姆的第一个中译者。早在1984年他就化名石默翻译了特朗斯特罗姆六首诗,刊登于该年第4期《世界文学》。在北岛旅居瑞典的艰难时光中,特朗斯特罗姆是他为数不多的瑞典朋友之一,“若没有这些朋友,我早疯了”,北岛如是说——在北岛内心也许有一种特朗斯特罗姆唯我独有的意识也说不定。1985年4月,特朗斯特罗姆第一次来到中国,诗人北岛作陪游览了北京和上海。特翁后来写有一诗,题为《上海的街》,几乎句句警语,近乎真切而残酷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的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和心理现实,仿佛相面术士一般。细想也不奇怪,特朗斯特罗姆1956年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即在该校心理学系任职,其本职工作是一名犯罪心理学家。他的诗作不停留于世象的表层,与此职业不无关系。

第二位加深特翁与中国诗人联系的是李笠。2001年3月,旅居瑞典的中国诗人李笠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在中国出版,成为特翁再次访问中国的契机。当时,特翁已中风坐上轮椅,口齿不清,但这丝毫不影响中国对他的热烈欢迎。在北大举办的特朗斯特罗姆诗歌朗诵会上,现场挤满了学生和闻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诗人。当时特翁尚未获得诺奖,他对中国诗人的吸引力完全来自作品。

特朗斯特罗姆中国热的第三个原因则是2005年北岛与李笠就特翁的翻译打了一次笔仗。彼时除了他们,至少还有十余位中国著名诗人或撰文肯定或辛勤翻译特翁。当北岛读到李笠的译本时,专门写了一篇《特朗斯特罗姆: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批评李笠“缺乏力度”。李笠也不示弱,撰文《是北岛的“焊”?还是特朗斯特罗姆的“烙”?》进行了行文犀利的反批评。这场“北李之辩”透露了两代译者在诗歌观念和诗歌用字上的取舍差异。相比于精通瑞典语的李笠,北岛根据英译本的翻译的确是“骑在他人身上”。李笠自己的诗歌创作颇见先锋功力,更兼他是直接从瑞典语翻译,无论如何应该更接近特氏本人的语言吧。至于两人的翻译水平孰高孰低,普通读者也难分究竟。

大胸姐

凤栖楼

浴室美女图片

性感女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