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搞不定的择校费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6:23 阅读: 来源:氧气厂家

5月21日,上海公办小学招生报名登记开始。在一些区重点小学,一早就带着孩子前来报名的家长排成了长队。

“老爸,看你的!”

某学区房的广告,直白地说。

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高昂的“择校费”(亦称“赞助费”),无疑成为“拼爹”的重中之重。一份被家长们广为传阅的2011年北京市部分知名小学的“幼升小”择校费价位表中,最低为8万元,最高的达到25万元。

在一所重点小学的门口,数位正在接孩子放学的家长认可了这份名单上他们所关注的学校价格,他们中间,缴纳“择校费”最低的是10万元。

每年开学前,家长们为了让孩子进名校,托关系、走后门、递条子,各显神通。今年五六月份,北京市某重点中学校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递条子的实在太多,每年这个时候,他都必须要关手机“避上一阵”,话音刚落,其手机上就接到了一条“求帮忙”的短信。

为了择校,一些家长把户口挂在著名学校的片区内,但是实际居住地却不在那里,即所谓的“挂户”。教育圈流传着一个颇为戏剧性的故事:北京某实验小学的老师做家访,竟发现8个学生家的门牌号码,是学校附近的一条马路边的厕所。

而通过“择校费”敛财的现象更是屡禁不止。

2008年被揭露的中关村三小腐败案中,该校的账外资金超过了1亿元,几乎全部来自于“片外”学生入学缴纳的“择校费”。据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2011年6月公布的调研报告显示,教育系统的职务犯罪近几年呈上升趋势,多表现为中小学校长利用负责招生的权力,私自招收编外学生,侵吞单位账外款。

去年10月13日,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7部委发布《关于2010年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中明确表示,“力争经过3到5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

一年过去了,择校乱收费问题依然“群众反映强烈”。

近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某网站联合举办的关于“小升初”状况的网络民意调查中,88.6%的网友认为北京市“小升初”问题“严重、非常严重”。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则称之为“民怨沸腾”。

合法的“择校费”

9月5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编写的《北京市小升初择校热的治理:路在何方》调查报告(下称《小升初报告》)在京发布。

调查报告负责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小升初”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相关部门对这一阶段的监管存在真空且“民怨沸腾”。

“实际上这一阶段收取‘择校费’是‘合法化’的。”杨东平说。根据《小升初报告》披露的内容,义务教育阶段名校收取的“择校费”多称“赞助费”,是有关部门许可的,是“合法”的。

例如,北京市小学和初中择校费的“法定”标准约为3万元,但因人而异,被要求缴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大有人在。家长要将择校费存到区教委指定的银行账户或教育基金会账户上,但无任何正式单据和凭条。区教委一般按70%~80%的比例返还给学校,要求收支两条线,主要用于改善办学条件和教师待遇。正因为如此,名校收费的动机十分强烈。

广东省教育厅、财政厅、物价局颁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公办高中招收择校生有关问题的通知》显示,择校费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财政部门按50%的比例返还给招生学校用于改善办学条件,其余部分返还给教育行政部门统筹用于扶持和改造本地薄弱学校。

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原教育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管是各省份间具体执行何种比例返还,“收支两条线”的形式一直存在,在客观上也助长了愈演愈烈的“价格战”。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陈,“择校费”这个名目,在各学校的账目里是不出现的,基本上都是以捐资助学费的形式出现。《教育法》第48条规定,国家鼓励社会组织和个人向义务教育捐赠,所以有些学校就打擦边球,钻政策的空子。

对此,杨东平补充,北京地区的“赞助费”都是直接交到各个区的教育基金会,像海淀区教育基金会,都不直接交到学校,基金会的钱是由区教育局来掌握的,再按照一定比例返还给学校。

“这个在北京市等于是公开的,它有一个很冠冕堂皇的说法,收这个费就是为了改造薄弱学校缩小差距,其实这是加大学校差距的主要因素。因为现在公办学校获得的国家拨款都差不多,所以造成差距的主要来源就是这种‘赞助费’、‘择校费’。”杨东平说。

中卫定做西装

普洱订制西服

聊城职业装设计

相关阅读